久er

阿久,主all蝉
其他关键词:第五人格/味音痴
不混圈

永歌

永歌(贰)

#中偏短
#假装诈尸
#大概是回坑
#蝉蝉身上会有很多我个人认为对我现在状况的体现
#总之我爱蝉蝉一辈子
#食用愉快
#私设多不喜欢就退出去吧咱们圈地自萌碰界了就各退三尺不也挺好的嘛

--
    韩信眼里却是没有特别大的波澜,貂蝉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他的眼神让貂蝉觉得不舒服,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貂蝉又笑了笑,伸手把红帕取下来放在了一旁:“你不开心?”

    韩信也放好了喜秤,没有情绪地“嗯”了一声。貂蝉开始想,这声“嗯”是什么意思呢,他莫不是不喜欢自己吧。貂蝉有些害怕,重言该不会有着心上人,却是自己阻碍了他们的亲事?

    貂蝉这样想着,越想越笃定。见韩信干站着,她又干笑两声:“今日来客众多,将军要是累了,便歇息吧。有些事……其实不急着一时的。”说完貂蝉便很自觉地起身走向隔间,撩开帘子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眼,发现韩信还是呆呆地养着喜秤发呆。

    她有些难过,转过头不再看他:“将军今夜还是睡这儿吧,妾身去隔间睡。”韩信终于是有了反应,却也只是抬头看着貂蝉的背影,看着她走进了隔间,将竹帘放下挡住了她全部的身影。

    “阿蝉,我只当你是朋友。”韩信开了口,语气中满是懊悔,貂蝉站在帘后不敢向前再走一步,屏着呼吸听韩信继续说着,“如果……我知道你会是这般的大门望族家的女儿,我……定不会娶你。”

    “将军……我明白的,我们三人是永远的朋友。”阿蝉,听到了吗?他说,他如果有得选择,他不会娶你。貂蝉动也不敢动,紧咬着下唇,听着韩信向屋外走去的脚步声也再没发出一点声音。

    韩信走后很久,她才轻轻地,偷偷地掀开帘子一边,往外边看了眼,确认韩信真的走了以后才走出去坐在红色的床上。

    貂蝉没有哭,因为她忍住了。果然那个少年是不知道自己的心思的,不过不知道也好,因为他怕是不喜欢她的,被他知道了,应该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吧。

    至少他不讨厌她,不讨厌她,也总有时间让他喜欢上自己的不是吗?哪怕只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
    不得不说,新婚之夜丈夫没有留宿,还被告知自己并非人家心中的媳妇人选让貂蝉很难过,但她却还是在韩母面前表现得很好。

    终归是国婚,韩母就算不喜欢她,也得给点面子的。何况貂蝉在第二天进茶的时候真的是一点儿差错也没出。

    可就算这样,有些事,韩母认为她得和貂蝉说清楚。

    待进茶完毕,韩母便遣退了所有人。
    “你坐,”韩母拉开一张凳子,貂蝉心中有预感韩母接下来要说的话了,却也只是垂着眼看地板,福了福身便坐下了,“蝉姑娘,你是知道的,西汉和你们向来不合,而这联姻,也不过是只能缓解一时的政策罢了,切莫不可当真的。”

    貂蝉想笑,却也只是低低地回应了句“母亲,我知道的,妾身既然来了西汉,做了将军的夫人,便当恪守本分。”

    韩母对貂蝉的聪敏很满意,便继续说道:“重言打小有个伴儿,只可惜碍于国婚这事儿只能委身做妾房,你……”

   貂蝉急急打断:“妾身明白的,必定会安排好昭君姑娘的住所。”

    够了,她不想听任何人说他和昭君姑娘的事,自始至终,一厢情愿地以为嫁给了重言便是嫁给了幸福的人,只有她一个不是吗?她可真傻,她以为她会一直幸福的,可这太违背常理了不是吗?

    从韩母屋里出来,貂蝉忽然想起,她有很久没有见到过李白了,他们三人……好久好久没有聚在一起过了。也不知道那家伙在干嘛呢,有没有又喝了假酒去祸害别人家的好姑娘?貂蝉鼻尖酸酸的,竟又有想哭的冲动。自己这是怎么了?愈发矫情了。

    李白啊李白,再见到你,我肯定要告诉你一件你和我都不敢也不愿意相信的事情。我啊,打算慢慢地去放弃对韩信的喜欢了。

是一些随手涂的蝉,⸜( ⌓̈ )⸝老婆太可爱了…!!!我爱她一辈子!

考试时候的草稿纸瞎涂
大概是,原皮蝉换上小蝴蝶的…发饰之后???
忙于考试无心画画orz
很尽力让上海不沾到星空,用彩墨上色,黄加蓝会变绿太让人绝望了

她是不想走的,但是她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她的宿命就是回到那个尔虞我诈的地方,然后争斗,然后死亡。
或许她还是可以见到这个少年的。貂蝉安慰自己,因为现在的自己对大人还有很重要的用处,如果如果,她能再受重一点的伤,就又可以见到他了吧。

可是任凭昙花纷落去,化作东流水。
她搏过命,受过了苦与痛,却再也没能回到那个少年身边。

御雾乘风仙子邸。果然她这种世俗中的恶人是不得善终的,只是再想到那个人,还是心底的一摸甜罢了。
可能,她最后的最后还是会回到他的身边吧,用那种决绝的方式。

她由此镇定下来,闭上了眼睛。
结束了啊?生或死都不重要了。
大概…吧。

——
不是什么正经文手,会瞎画画瞎写些辣鸡青春疼痛文学
这一篇里的诗是向老师请教过,注意了平仄的,大概是高一的时候写的
突然诈尸,但是接下来还是要去好好学习吧emmm
可能高考假会扔平时在学校无聊瞎涂的画或者瞎写的文
说是文其实也不算,因为我这个人写东西没有固定主题,想到什么写什么,开心了就是糖,迷茫或者难过的时候就是什么都会写进来
可以说是不是散文的散文吧,形散神散的那种
好像没什么特别要说的了emmmm
有空会把永歌补一下吧23333
祝看得到这个的大家5.20快乐啦

貂蝉想,她喜欢的人不是盖世英雄,却也是顶好的人。
她的心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就跟着周围的环境随之变化。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貂蝉想。

好像只是她随口胡诌的一句诗罢了。
安得天来千尺瀑,化与清溪任去留。

那就这样吧,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有着强烈的情感,有着说不尽道不清的话语,全部全部都变成涓涓细流好了,一点一点地,慢慢地告诉你。

趴…´_>`后天开学,我尽量看看能不能码多一点存稿来发上来吧
´_>`开学了大概就是画画的…多一点了…准备尝试白蝉条漫…虽然我不觉得我能画出好看的李白哥哥(小声bb)

永歌(壹)

#中偏短
#主信蝉
#架空私设避雷
#远古脑洞素材
#不是回坑
#失眠文日后看心情更
#随时弃

--  按

梦也还有,拼上清酒三杯;去往坊间,此后不问。

--

    “报——”楼阁外是狼烟四起,衣衫缭乱的小厮从门外踉踉跄跄地跑进来,“小、小姐,快跑吧!守卫军撑不住了,西汉的人来势汹汹,怕是守不住啊!”

    屋内是层层纱幔挡住了身形姣好的少女,她略微不快的语气似是在责备来人的莽撞:“下次进来不要这么鲁莽……我不会走的,你们先带上行李走吧,我……等一个人,他会带我走的。”

   小厮心下里就等着主子发话让大家逃命,可此时欣喜之余却不由得一阵担心。城里的皇亲贵族都已经逃走了,守卫军苦苦支撑也不过是为所谓的“撤离”拖延时间。
    到最后,城里的百姓都要遭殃。还有谁能带小姐走?这个小厮并不是老爷的亲卫,心底估摸着应该是老爷指派了人手会来接应小姐罢了。更何况小姐儿时曾被老爷送去学过武艺与幻术。

    他正了下心神,整整衣衫,向屋内的那位行了个礼:“既然小姐下令,我便去告诉他们了。”说罢便又匆匆跑出屋外。没几时,便可以听见外边传来的家仆揣着行李奔走的声音。

    貂蝉慢慢地起身走到了窗边,远方的城门那是浓浓的硝烟,往日繁华的都城此时变成了哭声四起的人间地狱。她的眸光渐冷,像一潭死水看不到底。
    西汉……吗。她似乎又想起了那时候遇见的那人。他黑衣白甲,气盛张扬,使得一手好枪法。也似乎想起了他们分别时,韩信红着眼对她嘶吼着“你会后悔的”。

    貂蝉仔细算算,她随李白回到长安,与韩信分别也有将近一年,当真是故人相见,别来无恙。
    “李白……我现在,终于觉得和你回来,是错误的选择了。”

--
    貂蝉十岁之时,曾被家父送往神医扁鹊处。她出生时有一疯道长在她的父亲面前断言她的命格与富贵人家相克,不待遇到贵人,便会给这个家庭带来灭门之灾。
    父亲却是信了那人的邪话,待她习得礼仪之时便送往神医扁鹊那儿修习。貂蝉并不怨恨父亲,反而对这种安逸的生活很是满意。每天帮神医打打下手,偶尔神医的挚友庄周和李白来了她便去和他们习幻术,学武艺。

    日子随不富裕,但是什么也不缺。何况李白只比她大了个四岁,正是意气风发少年时,又长着一张俊秀的面容,着实讨她喜欢。
    如果没出什么意外,她就是一直这么过着安逸的生活,然后等到十六岁被父亲接回家里当她的小姐,是平淡而又幸福的人生了。只可惜她碰上了韩信。和李白同龄,同样意气风发,同样面容俊秀。但和李白不同的是,李白性格放荡不羁,韩信沉稳可靠。

--
    那是貂蝉十三岁的时候,李白偷偷潜入药谷来到她的房间,貂蝉有着失眠的毛病,李白进来时她还没有入眠。
    “你这是干什么,”貂蝉急忙把他拉进屋里,“吓到我了。”

    李白借力把貂蝉拉回怀里,在她的面颊上亲了一口:“我带你去个地方,扁鹊醒来前一定回来。”
    只见貂蝉红了脸,也没拒绝,便让他抱着奔出药谷。

    他带她去到药谷外不远处的静心湖,可以看见湖心亭里有个人影。想着李白不可能会因为生僻美景这种原因带她来这个地方,便把注意力放在了亭中人的身上。
    李白看着貂蝉眯着眼睛望向远处的样子,心里一涩,却是低头和她打趣道:“你可知……你这模样,着实像在等你的小郎君?”

    貂蝉没好气地用手锤了下李白的胸口,却难得地没有反驳。只因为她看到了那人的模样。
    李白给貂蝉介绍了重言——他最好的朋友。貂蝉捧着酒杯小口啜饮,听着他们两人谈着世间的风花雪月,星辰大海。她记住了这个少年,只因她看出了他的眼里和李白不同,李白心里眼里都是山川好景,而他心里装了整个江山社稷。

    可能是貂蝉真心没有特别宏伟的梦想,所以对于有梦而能追梦的人总有些衷心的敬佩,于是她记住了“重言”。

--
    命数弄人,在貂蝉被接回家中后不久,便被母亲告知父亲开始给她找夫家了。虽说京城人人都知道貂蝉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且温柔和婉,可谁都忌惮她那名誉天下的剑数和幻术,却都不肯上门提亲。这可急坏了老爷。
    与此同时,正琢磨着让哪位公主与西汉和亲的皇帝也是急得满头大汗。

    被用来给皇帝撒气的小太监受不住了,暗搓搓地和皇帝说您看那貂蝉小姐名动天下,且还找不到夫家,不妨陛下您收她做个义女,给了个公主的名分,让去西汉和亲罢?
    愁了许久的皇帝一听,乐了,他是真舍不得他的宝贝女儿们,这个,哎好主意啊!赏!于是跟着给小太监的赏赐一同下发的,还有送到貂蝉屋里的圣旨。

    一家人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喊着“谢主隆恩”,心里却早已把皇帝咒了一遍。貂蝉却是很开心的,她记得那个叫做重言的少年也是西汉人,此番她去西汉,保不准可以寻他来叙旧。

--
    远去西汉的那天,整个都城的百姓都来到了大道上,将手中的鲜花掷向马车,这是他们对貂蝉小姐的婚事的祝福。
    貂蝉一路上都很安静,她不知道韩大将军是长什么样,只知道人们都说他生得十分俊郎,是个年轻有为的好儿郎。她想,她这一生,是真的很美满了。

    到了西汉将军府,她被喜娘搀着进了房卧,外边好不热闹,都是来给韩将军送礼贺喜的。许是这气氛真的太欢快,她的紧张也消减了许多。

    房门被推开,稳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貂蝉感觉到那人停在了她的跟前。有着铃铛的响声,是喜秤吧。民间有个习俗,娶妻入门要用喜秤将红帕挑开。
    貂蝉一直低着头,感受着随着喜秤的抬高,帕子被挑起而带来的风划过她的面颊。她抬头,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那双眼睛是如此的熟悉,里面是星辰与大海,是江山和社稷。

    “原来是你,”她低低地笑出声了,“重言。”
    说不上是重逢的喜悦,她感觉自己心底有颗种子彻底地生根发芽,一瞬成长变成了大树。

脑洞…?

突然大胆占tag(呸)

如果亮亮的新皮真的是红色那么妖的话…那大招的那根线会不会也是红的!红线啊红线!!(ノ)`ω´(ヾ) ​​​
写数学突然写出来的脑洞(呸)

    丝血逃走的小蝴蝶被在树上乘凉(?)的亮亮发现,亮亮本想一个大招过去收走小蝴蝶人头
    结果被小蝴蝶二技能贴脸过去,躲了
    因为是贴脸躲的所以小蝴蝶亲上了亮亮的脸颊!(嘴也可以的——…!!!!)
    蝉蝉:“红线,不是这么用的噢。”(笑)

    QAQ哇——想想就好甜啊啊啊,他们两个也是超可爱的了!!!